财经新闻

营改增进入深水区 银行业影响待明确

  证券时报记者 梅菀

  5月1日起,营改增试点行业开始扩大到建筑业、房地产业、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,现行所有营业税纳税人将全部改征增值税。金融行业核算复杂,且无经验可借鉴。对银行来说,营改增是利好还是利空,目前业内观点不统一。

 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间接税合伙人周澔宇认为,制造业和生产性企业在营改增中受益更大,银行业全行业税负也会减少,但总体影响有限。海通证券银行业分析师林媛媛认为,经测算,营改增后银行业税负压力或小幅上升,上市银行税负上升1个百分点,盈利增速下降2个百分点。

  银行税负增不增?

  国务院常务会议在部署营改增全面扩大试点时称,今年预计减轻企业税负5000多亿元。纳入试点的五大行业中,金融业备受关注,金融业业务复杂,产品多样且多变,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业税负是否能在营改增过程中减少?

  周澔宇认为,对银行业来说,包括固定资产、房产等很多业务都可以抵扣,的确是全行业的减负,但从5%的营业税到6%的增值税不是很大的改变,从这点来看,营改增对银行业的影响是中性的。

  林媛媛认为,经测算,如果将金融债等部分计入销项,预计上市银行税负将上升1%,盈利增速下降2个百分点,“按金融债等计入,国有银行税负将上升0.9个百分点,股份银行税负将上升1.6个百分点。”

  林媛媛表示,国有银行税负上升较低,或源于其增量税基买入返售较少,购进不动产等可抵扣进项税较多;股份银行税负上升较多,或源于买入返售较多;城商行购进不动产等可抵扣项目较少。目前来看,农业银行、中国银行、兴业银行和宁波银行税负增量较小。

  多项细则存争议

  作为全球首批对金融服务业征收增值税的国家之一,国内银行业营改增并无太多可借鉴的经验。

  周澔宇说,营改增的试点方案里对银行收入类型已经定义很多了,但还有很多业务、产品没有被归入其中,产品还在不断创新,到时候是否会有规则去规范?目前的方案的确已经解决了很多疑问,但留下来的疑问也很多。

  周澔宇举例,在申报方面,银行、保险等机构是汇总纳税,还是按照省级分行/分公司来纳税?文件交代并不清楚;买了债券,债券可能是待息,卖出时多少是差价,多少是利息也很值得讨论,因为差价和利息的增值税处理方法是不一样的,后者不能用增值税抵扣;现行方案继续对国债利息收入免税,但其他机构如央行发行的债券不在免税范围,这也是问题。

  目前国内银行最大的收入仍然是利息收入,近年来中国商业银行净利息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也一直保持在70%以上,但本次营改增方案中,利息仍为非抵扣项。

  普华永道中国中区流转税业务主管合伙人李军认为,从技术角度,贷款利息支出的进项税应予以抵扣,以保证增值税链条的完整性,减轻企业的增值税成本。但从财政收入的角度来说,如果营改增后允许抵扣,在短期内对财政收入影响过大的话,可能需要暂缓。类似这种争议点其实已并非技术层面可以决定的,而是要在更宏观的层面来掌握。

  除此之外,各家银行系统改造亦将耗费不少人力物力。一家上市股份行科技部人士告诉记者,“我们行可能有15%左右的系统需要针对细则做相应调整,工程庞大。”

  林媛媛则认为,营改增过渡时间短迫使银行在系统改造中投入更多资源,“但系统改造成本可分期摊销,当期影响有限。”

当日策略
排行榜